武汉圈

武汉圈 > 武汉新闻 >

中国原油期货,在现有国际原油定价体系中处于什么地位?

  3月26日是中国推出人民币原油期货两周年。

  石油是世界的主导性能源,全球原油贸易定价主要按照期货市场发现的价格作为基准。美国德州轻质原油(WTI)和欧洲布伦特(Brent)原油期货长期主导着国际原油的定价权,而亚洲一直没有一个有影响、能充分反映该地区原油实际供求情况的定价基准。

  2018年人民币原油期货上市后不到1个月,其成交就已经超过了迪拜原油期货,3个月以后,主力合约的成交规模已经仅次于WTI和Brent两大原油期货,成为亚洲及中东地区最大的原油期货市场。2020年3月,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亚洲时段交易量与WTI和Brent相当。那么,中国原油期货是否填补了中国乃至亚洲在现有国际原油定价体系中的空白呢?

  在这个重要问题上,第一个系统、深入的研究者是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周颖刚和国际知名期货研究专家、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校区)摩根大通商品研究中心研究主任、终身讲席教授杨坚,他们的论文《中国和国际原油期货收益率和波动性传导的首次分析》在国际期货权威刊物《Journal of Futures Markets》上发表,受到广泛关注。

  文章运用高频数据和科学方法分析了全球四大原油期货市场(WTI、Brent、中国原油期货和迪拜阿曼原油期货)的价格变化和波动性在多大程度上和如何进行国际互动,主要发现有以下几个方面:

  1

  首先,在短短的3个月里,平均而言,中国原油期货价格变动已经与WTI和Brent原油期货高度相关,相关系数至少0.6以上,而迪拜阿曼原油期货与WTI、Brent和中国原油期货的相关性很小甚至为负。

  其次,全球四大原油期货市场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如果短期内出现偏离均衡的情况,中国原油期货和迪拜阿曼原油期货会做出调整,重新回到它们和WTI、Brent的均衡状态。有点令人意外的是,中国原油期货价格变动已经一致地对两大国际原油期货的价格变化有显著影响作用,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就有密切的互动,明显强于已经存在十多年的迪拜阿曼原油期货。这是中国原油期货初步运行成功并可能成为区域性定价基准的一个实证证据。

  再分不同交易时间来看,中国原油期货的夜盘交易活跃程度高,日盘活跃度低,但其收益率正向拉升WTI、Brent两大国际原油期货的事件主要在日盘,也就是说,虽然夜盘绝对数值高,但相对影响力偏低,要发挥中国原油期货更大的定价权,重点要在日盘上面下功夫。

  进一步从波动性上看,中国原油期货和两大国际原油期货存在双向溢出效应,市场之间的信息传递良好,说明中国原油期货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产生了显著的影响;同时,中国原油期货和两大国际原油期货一样,在价格下跌时波动性会变大(比同幅度的价格上升时更大),但这种波动性变化的不对称性在中国原油期货市场的日盘交易尤其明显,说明中国原油期货市场的波动性容易受负面消息的影响,其潜在风险比运行几十年、非常成熟的两大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大不少。

  最后,两大国际原油期货和中国原油期货三个市场,无论哪两个市场双方价格都下跌,这两个市场价格相关程度都会变大(比价格都上升时更大),而且有关系数表明幅度基本相当可比较。这进一步反映了中国原油期货市场已与两大国际原油期货市场高度融合,中国原油期货已具有一定的国际定价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武汉圈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