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Discuz! Board 门户 新闻 资讯 查看内容

准上市手机代工厂停产的市场逻辑

2017-8-9 13: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 评论: 0

摘要: 长江商报消息技术革新跟不上产品更新速度,全国一年超9家手机代工厂停产□本报记者陈妮希发自深圳有着“制造业天堂”美誉的深圳哺育了华为、中兴这样的品牌手机厂商,也缔造了诸多手机代工厂。然而近年来,一度炙手 ...

长江商报消息技术革新跟不上产品更新速度,全国一年超9家手机代工厂停产

□本报记者陈妮希发自深圳

有着“制造业天堂”美誉的深圳哺育了华为、中兴这样的品牌手机厂商,也缔造了诸多手机代工厂。然而近年来,一度炙手可热的手机代工行业却迎来了倒闭的寒潮。

“现在厂子都被封了,老板跑路,员工都四散回家或者另谋去处了。”1月6日,新来看管厂房的工作人员向长江商报记者讲述着深圳中天信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信)的现状,而这只是近一年多手机代工厂倒闭潮的一个缩影。

连日来,记者走访深圳、广州等多家工业园区发现,中天信的无力经营状况并非个例,去年以来,东莞等手机代工企业集中的区域接连传来坏消息。

“这家厂倒了就只能去下一家,但是下一家厂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曾在多家手机代工厂工作过的李女士,字字句句透露着手机代工产业的不易。在经历几次工厂倒闭之后,她又陷入了不得不再换工作的境地。

对于手机代工厂的行业现状,易观智库分析师朱大林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这两年,随着部分国产手机库存压力增大,手机代工厂也被波及。订单减少、生产成本增加等问题都让不少中低端的代工厂来到存亡边缘,未来行业还将进入洗牌高峰期。

欲上市的代工厂轰然倒塌

停止营业的食堂、被封的厂房……1月6日,长江商报记者走访中天信代工厂房发现,原本该进入年终冲刺的代工厂大门紧闭,厂房的大门及围墙上贴上了关于企业破产后员工的安排相关事宜。

随后,长江商报记者沿着工厂外围一直往前走到底,进入了中天信员工宿舍,近6层高的大楼里空荡无声。走进宿舍里面,映入眼帘的是已经被收废品人员清理干净的走廊,而走廊两边的员工房间基本上都关着,偶尔一两个敞开的房间里面也被收拾得只剩些旧棉被或者生活用品。

长江商报记者在员工宿舍待了近一个小时,到了正午12点的就餐时间,也鲜有员工下楼买饭。据中天信内部人士透露,自从宣布破产后,员工们基本上都离开工厂重找岗位,准备告别这个曾经冲刺新三板,如今却因资金链断裂而不得不宣布破产倒闭的手机代工厂。

“由于资金断裂,很多零部件厂商不再向厂里提供加工原材,才会倒闭。”中天信员工刘开宝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大约从去年12月初开始,厂里的生产就出现不正常情况,员工几乎天天休假在宿舍待工。

长江商报记者走访中天信公司了解到,因内部矛盾及资金链断裂,该公司已于去年12月18日正式宣布无力继续经营,并向政府申请结束营业,解除了所有在籍职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中天信成立于2009年,长期以来以代工为主业,曾经是深圳最早一批从事电子制造业务的公司之一,客户包含三星、华为、中兴、酷派等国内外知名手机品牌。

“我们没想到这个厂会倒闭这么快,毕竟这家代工厂的实力在深圳中小微代工厂里还算不错的,就在差不多三个月前,厂里还喊出了‘冲刺100天,挂牌新三板’的口号。”同为代工厂行业的李明(化名)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中天信的出货量在中小微代工厂里还算是非常不错的,但是现在行业竞争激烈程度加剧,人工成本的增加,导致代工厂生存更加艰难。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政府已经接受了中天信企业对于工厂倒闭的申请,并妥善安排相关处理后续事宜,将拖欠员工工资还清。

一年超9家代工厂倒闭

“现在的手机代工厂竞争激烈,倒闭的非常多。之前我就在另一家代工厂打工,后来厂垮了就到中天信来接着做,现在中天信也倒闭了,只能再找其他工作了。”面对工厂倒闭,刘开宝表示其实自己并不惊讶,虽然来到中天信务工的日子只有短短几个月,但这种现状只是近两年来手机代工厂接连倒闭的一个缩影。

就在两个月前,同为大牌手机代工商,曾拥有辉煌生产数额的深圳市另一家明星代工厂福昌也宣告停产。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年底以来,已有包括深圳福昌电子在内的超过9家手机零件制造商或代工厂商停产或倒闭,波及旗下供应商。

2014年12月5日,台湾胜华科技在东莞东城和松山湖的两家子公司——万士达、联胜科技停产;12月9日,胜华科技旗下苏州子公司联建科技也陷入停产;同年12月下旬,位于东莞望牛墩的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老板跑路,据称欠债1.35亿元。

而2015年里,代工厂行业的生存情况似乎更加恶劣。1月,东莞市兆信通讯实业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裂加上高利贷重压陷入困境,目前已经关门歇业,董事长高民自杀;同期,为诺基亚生产手机按键的苏州闳晖科技,因为跟不上触摸屏技术的发展而陷入亏损;9月,深圳市鸿楷兴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倒闭;10月份,深圳福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资金链断裂,停止生产;12月份,华为、三星、中兴等手机品牌的代工厂中天信电子老板失联。

对于手机代工厂生存状况愈加恶劣的现实,朱大林认为,智能手机所在的电子代工产业历经几十年发展之后,进入了瓶颈期。目前手机代工厂已经进入了大洗牌阶段,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厂商被淘汰掉。

产品跟不上更新速度

长期以来,珠三角地区的制造业曾为各地务工人员带来了庞大的就业机会,为何作为制造业典型代表之一的手机代工厂会频现倒闭潮?

“主要是现在的代工厂生产出来的货品难以跟上手机厂商的发展需求,才导致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同为代工厂行业的李明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如今代工厂生产一部手机的利润十分微薄,甚至除去人工和设备成本外,几乎难以获得利润。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很多代工厂生产出来的货品达不到手机厂家要求,就需要退回厂里来进行二次生产或者当废品处理掉,“这样就造成生产成本增加,即使出货也容易亏损的情况。”

此外,客户在不断推出新机型、硬件产品在快速更新迭代,而供应商为了应付价格战,根本无法根据产业趋势来调节自身生产链条,自然也就无法追随如此快速的产品升级。2014年开始,市场上的手机壳几乎全部换成了金属材质,像福昌一样主要生产手机塑胶外壳的代工厂自然活不下去。

此外,以中天信为代表的代工厂虽然曾经为大品牌做过代工,但是在大品牌一款产品庞大的出货量面前,能够分给这些中小微代工厂的订单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为获得更多的订单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作,这些小型代工厂不得不接收更多的山寨或小品牌手机厂商的代工订单。

另外,不少代工厂对2014年智能手机市场仍将持续增长的错误判断,导致库存严重。李明认为,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山寨牌手机逐步被市场淘汰,一些技术上和创新上跟不上市场变化的工厂,就面临着订单量逐步减少的困境,走向生产经营难以为继不得不停产的局面。

再加上一些低端山寨手机品牌本身资金就不是很充足,经常存在回款慢、信誉不良的情况。在手机价格的红海竞争愈演愈烈的大环境下,甚至一款产品还在生产中没有上市销售之前,小品牌手机厂商就已濒临破产。而对于中小型代工厂而言,在资金方面,一个环节跟不上,伴随而来的也是倒闭风险。

淘汰速度将会加快

事实上,华为、小米、中兴、OPPO、vivo、联想等国产手机厂商扎堆式的兴起,也给手机代工企业带来了不菲的发展空间,为此很多代工企业还扩大再生产,引入了更多更大的生产线。但是随着国产手机竞争加剧,价格战愈打愈烈,手机代工厂的生存也将愈发艰难。

业界普遍将这一现象归咎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大幅成长的后遗症。据中国工信部的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跌8.2%至3.89亿台。上市的智能手机机型仅1659款,减少27.5%。而不少代厂商对该年智能手机市场仍将持续增长的错误判断,导致库存严重,资金链出现断裂。

随着市场竞争格局的转换,手机厂商本身也进入到一种相对的发展瓶颈期,直接的影响就是连接产业链最近的代工企业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当手机厂商的订单减少时,代工企业的利润自然也受到了影响,因此出现一些代工企业倒闭或跑路的消息也就不足为奇了。

手机代工厂的寒冬真的来了吗?

“以后的手机代工厂会随着市场的变化迅速进入市场淘汰过程,在经过行业洗牌之后,未来中小代工厂将会加速升级或被淘汰,能够生存下来的将会是实力过硬的行业巨头。”在朱大林看来,未来手机代工厂行业非常有可能出现巨头鼎立的情况。

中天信电子有限公司的生产园区。

手机代工行业可转型智能制造谋变

长江商报消息中天信停产迫使锤子手机更换代工厂,供应链断裂或致中小手机厂商集体出局

□本报记者陈妮希发自深圳

唇亡齿寒,随着代工厂的没落,国产手机或将陷入集体危机。

在此次中天信停产事件中,就有近300家供应商被波及。而作为合作方的锤子科技,也不得不找新的代工厂进行加工,以保障产能。

随着国产手机的崛起,竞争也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一些上下游的产业也相继迎来大洗牌。不少厂商还没来得及跟上市场的转变,就被接二连三兴起的新厂商拍死在沙滩上。

手机代工行业应该如何转型?1月6日,业内专家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严把质量关,此外,未来代工厂还可以向智能制造方面转型,专攻细分领域,从而站稳市场。

锤子T2手机只得临时换工厂

代工厂倒闭最受影响的还是合作手机品牌的量产问题,长江商报记者从锤子科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中天信电子就是锤子T2代工厂之一。

面对代工厂的破产局面,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曾发微博称和其他几家中天信客户试过出钱帮中天信度过难关,为劳动部门分担些困难,让欠薪工友们拿到更多钱,并以公开信的形式“祝福中天信的工友们,加油”,帮助中天信安抚员工情绪。但是罗永浩的祝福并没有效果,中天信依然以停产告终。

业内担忧,中天信停产带来的供应链危机,或许会对锤子科技生产T2手机造成严重影响。

对此,锤子科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天信还能正常运转的时候,曾经为锤子手机T2系列做过代工。约在去年12月初,因为一些原因,公司出现了停产的情况,但是锤子手机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很大的影响。”

“因为我们还和其他的代工厂进行合作生产。”上述负责人表示,中天信产线生产的T2目前都已出厂,锤子T2也开始由新的代工厂进行加工,销售也将按计划推进。

令人担忧的是,虽然目前生产的T2已经进入了锤子仓库,锤子也表示还有另一家代工厂拥有同样的设备,但现在年关将至,要迅速开一条生产线以保障产能并不容易。有了存货的保障,T2的发布和前期销售或许能够无忧,但后期产能如何跟上,又是锤子面临的另一个大问题。

中天信的停产,波及的还有近300家供应商。在厂房的门前,同样有不少供应商的员工讨要欠款。

小牌手机生产将更加艰难

在代工厂出现倒闭潮之后,外界也充斥着对中国手机产业链低水平竞争、行业环境恶劣的担忧。随着中小微代工厂日渐淘汰,未来国产手机品牌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对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手机代工厂的倒闭从侧面也反映出低端国产手机的发展困境,“以前山寨机在市场上还有很多消费者愿意买单,随着代工厂进入恶性竞争中,也促成了国产手机低价高配化,并迅速占领市场,逼得小牌或者是杂牌手机生存将更加艰难。”

在手机销量不及预期、库存高企之下,尤其是华为、中兴、酷派、TCL和小米等将“战火”烧至海外,有些智能手机单价杀到699元甚至以下,留给杂牌和山寨手机品牌的空间进一步压缩。

种种现象和数据表明,中国手机市场正在遭遇寒冬期。至2011年以来,中国智能手机普及浪潮已经基本完善,高中低端市场已经被各大品牌基本垄断,出货量上很难再有提升。出货量少的手机品牌厂商也出现了产品积压的问题,进一步加速厂商资金链断裂,生产和销售都遭受严重考验。

事实上,得益于智能手机行业的高速发展和从山寨机时代就被大幅降低的产业门槛,代工厂的春天随之而来,很多代工厂都选择在这个阶段大肆扩张生产线和搞低价竞争。然而,这种盲目扩张其实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隐患,当大量的制造能力遇到低迷的市场环境时,就意味着会产生更多的库存,后者必然会导致厂商之间相互压价,而压价的结果就是良品率降低,最终将代工厂淘汰出手机厂商的合作名单里,这已经是一场必败的恶性竞争。

唇亡齿寒,产业链上游市场格局发生动荡,对手机品牌厂商的竞争格局也将产生变化。可以预见,大量不具备竞争力的中小手机厂商将逐步被清算出局,同时整个手机行业的发展也将进入一个相对的瓶颈期。

不过,也有另一种说法认为,手机代工厂的倒闭对于手机厂商而言影响并不算太大。强者恒强一直都是各行各业雷打不动的定律。据了解,目前我国大牌手机的高端系列产品都是由富士康等大型代工厂来做,分给中小微代工厂的份额本身就非常少,所以倒闭对于一些大牌手机而言影响并不大。

而依靠于中小微代工厂加工生产的其他品牌手机,虽然会在厂商倒闭时措手不及,对于某个品牌的量产会产生一定影响。但是在广州深圳等地的手机代工厂依然众多,有公司倒闭,就有公司新生,还有一些在膨胀。“一家倒下,还有其他家加入这个行业渴望分享这块蛋糕,因此影响也只是暂时的。毕竟低端手机也有自己的一份市场,而它们也多选用中小微企业进行代工。”业内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

智能制造或成行业救命稻草

在手机市场不景气、生产成本逐步提高的大态势下,手机代工行业将迎来怎样的艰难转型?

曾经一度,中国的制造业主以为转型自主品牌是一条出路。有一家倒闭了的民营企业主曾向媒体表示,他们这些年一直在摸索从代工到自主品牌的转型,从设计到进入多家高档商场,无奈出口订单缩减加剧,而打造自主品牌前期需要的投入巨大,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他被迫关闭经营了20多年的工厂。

与服饰等传统制造业不同,电子科技产业是最容易以机器代替人工的。机器联网后,以前人工进行的生产规划和排期可以用机器实现,而以前需要人工检查的生产环节漏洞,也通过机器可以识别。只是机器代替人工成本颇高,对于一些小微企业而言,前期购买机器人的成本难以负荷,实践起来似乎并不算理想。

有专家认为,中国制造业要想化解目前的危机,唯有提升全要素生产效率,而未来的中国制造,其内涵应更多体现的是品牌和创新,而不再只是简单的模仿和山寨。

“在手机市场的大环境下,一些代工厂如果能转型做智能硬件的话,可能还会有更广泛的生存空间。”易观智库分析师朱大林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未来代工厂转型还可以往智能制造方向发展,专攻于某一制造的细分领域,从而站稳市场。

“现在代工厂的转型首先要严格质量把控这一关,因为一旦有了质量保障,才会迎来更多的订单,维护好自身的客户。”朱大林认为,“手机行业本身是千变万化的,可能今天还在合作的企业明天就倒闭了,只有质量过硬才能赢得更多的市场。”

“未来的手机品牌商也会进行一个转型升级,除了做手机之外,还可以做一些与之呼应的可穿戴设备。”在朱大林看来,现在正是我们国家进入可穿戴设备的起步阶段,尽管市场比较突变,但是仍有可挖掘的空间,代工厂除了跟原厂商合作做手机代工之外,也可扩展其他方面业务,通过提供更多的需求来稳住客户。

朱大林认为,每个用户喜欢的标准都不一样,厂商还是先把自己的特色做出来,在产品、品牌渠道建立自己的特色,这也是业内认可的发展方向。

在新经济形势下对于制造产业链的需求悄然发生改变的时候,不少业内分析都认为,高端制造才更有生命力,中低端的代工面临着不仅仅是劳动力成本的问题,还有产能过剩、技术含量不高、相应的电子垃圾污染等问题,而智能制造或许能成为手机代工厂行业逆势上扬的蓝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msenz Inc.  

GMT+8, 2017-9-24 13:01 , Processed in 0.047589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